沉默的大多数

沉默的大多数的力量在于, 它发生作用的时候, 根本就没法预防, 你再怎么进行大规范监视, 怎么限制言论、结社、集会, 都起不到任何作用. 它本就没人组织, 没有预谋, 更无动机, 仅仅就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, 沉默的大多数或出于厌倦, 或出于发泄, 或出于嘲弄, 戏剧性地做了一个倾向性一致的选择, 而这个选择绝对是与占据了主流的话语权的媒体和喉舌、自我感觉良好的精英、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们相悖的.

有时候, 这种群体选择, 叫”历史的车轮”.
更多的时候,它是一个警示:别以为控制了话语权就控制了一切